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在线 >

劃定行為紅線、共用黑名單 直播帶貨戴上法治“金箍”

发布日期:2022-04-18 17:43   来源:未知   阅读:

  隨著網購越來越普及,很多人已經不再滿足於自己刷圖、看介紹,就從電商平台下單購物,而是需要一些人給予“專業”的推薦和講解,這也使得直播帶貨越來越火熱。

  據《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國網路直播用戶規模達6.17億,其中,電商直播用戶規模為3.88億,較2020年3月增長1.23億,佔網民整體的39.2%,排名位列各類網路直播用戶數量第一位。

  然而,在一些人靠直播帶貨賺得盆滿缽滿的同時,卻有不少商家和帶貨主播利用直播平臺在內容審核和監督管理上的漏洞,進行虛假宣傳、銷售假冒偽劣商品,嚴重損害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對此,4月23日,國家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公安部、商務部、文旅部、國家稅務總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廣電總局等七部門聯合發佈了《網路直播行銷管理辦法(試行)》(以下簡稱《辦法》),將於5月25日起施行。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接受《法治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網際網路再大也大不過法網,《辦法》的出臺將為直播帶貨行業戴上法治“金箍”,有效整治行業亂象。

  在國內電商智庫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佈的《2019-2020年中國電子商務法律報告》中,“直播帶貨風險”係“2019-2020年度十大電子商務法律風險”之一。

  記者注意到,早在此次七部門聯合發佈辦法之前,相關部門便在2020年集中發佈了一批與網路直播相關的規範。

  2020年6月,中國商業聯合會媒體購物專業委員會起草制定了直播購物行業團體標準《直播購物經營管理和服務規範(徵求意見稿)》,就直播購物經營管理和服務的基本要求、商品品質要求、經營者管理、直播人員等方面作出規定,該規範是直播購物行業內首部全國性標準。

  中國廣告協會于2020年6月24日發佈《網路直播行銷行為規範》,適用於商家、主播等參與者在電商平臺、內容平臺、社交平臺等網路平臺上以直播形式向用戶銷售商品或提供服務的網路直播行銷活動,該規範係國內出臺的第一個關於網路直播行銷活動的專門規範。

  2020年6月30日,浙江省電子商務促進會發佈了《直播電商人才培訓和評價規範》,該規範係國內首個針對直播電商從業人員的規範標準。

  儘管相關部門集中出臺了一些規範,但在大成(上海)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楊春寶看來,這些規範較為分散且效力層級偏低,市場監管執法部門和司法審判機關在處理或審理相關投訴或案件時,只能依據電商法和廣告法等具有普適性的法律,因此,迫切需要出臺一部有針對性且層級較高的法規,對網路直播行業的各種亂象加以規制。

  楊春寶認為,《辦法》的出臺無疑彌補了這一問題,對該行業主要從業主體各自應履行的義務和需要承擔的法律責任均進行了較為細緻的規定,是當前規範網路直播行銷的“第一”。

  如今,越來越多的未成年人接觸到網路直播,除了作為觀眾,此前也曾曝出有些未成年人被包裝成帶貨主播,用“稚嫩”的話語去推銷産品。

  《辦法》將從事直播行銷活動的直播發佈者細分為直播間運營者和直播行銷人員,並劃定了明確的年齡限制,要求自然人應當年滿16周歲;16周歲以上的未成年人申請成為直播行銷人員或者直播間運營者的,應當經監護人同意。

  劉俊海指出,未成年人“涉世未深”,作為帶貨主播,極易被一些商家和行銷團隊利用,也會對社會産生不良示範效應,應予以明確禁止。

  如果説未成年主播存在“涉世未深”的情況,那麼一些相對知名的帶貨主播則存在“明知故犯”之嫌。

  2020年5月,擁有1800多萬粉絲的網路主播劉二狗,在一場帶貨直播中展示其售賣的紙巾一提有1800克,購買後消費者卻發現,收到的紙巾單提僅500克,出現了嚴重的貨不對板。

  2020年11月,擁有數千萬粉絲量的直播帶貨主播辛巴,在一場直播中將燕窩含量僅為0.014%的風味飲料,虛假宣傳為燕窩含量極高的商品。

  當前,主播帶貨的主要收入模式分為純坑位費、純佣金或佣金加坑位費3種模式,其中“佣金”指主播根據直播間銷售額抽取分成,銷量越高,分成越多;坑位費是主播介紹、宣傳商品的固定出場費。

  為博取高收入,直播間造假現象屢見不鮮。支撐主播坑位費的高人氣可造假,粉絲、觀看人數、點讚、互動也可低價批量購買,甚至有部分主播聘用刷單團隊先購買貨品再陸續退貨。有商家透露,直播帶貨花了15萬元的坑位費,但最後的退貨率高達90%,貨品全部被壓在了手裏。

  針對種種亂象,《辦法》明確規定,直播間運營者、直播行銷人員從事網路直播行銷活動,應當遵守法律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遵循社會公序良俗,真實、準確、全面地發佈商品或服務資訊。同時還為從業者劃定了不得發佈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資訊,欺騙、誤導用戶;禁止行銷假冒偽劣、侵犯智慧財産權或不符合保障人身、財産安全要求的商品;禁止虛構或者篡改交易、關注度、瀏覽量、點讚量等數據流量造假等8條紅線。

  直播翻車,受損失最大的莫過於消費者,中消協曾多次指出,直播帶貨領域,消費者維權難。

  在劉俊海看來,違法者違法成本低於違法收益,而消費者維權成本高於維權收益,是造成直播帶貨違規違法行為屢禁不止的關鍵原因。

  為了加強消費者權益保護,《辦法》規定,消費者通過直播間內連結、二維碼等方式跳轉到其他平臺購買商品或者接受服務,發生爭議時,相關直播行銷平臺應當積極協助消費者維護合法權益,提供必要的證據等支援。直播間運營者、直播行銷人員應當依法依規履行消費者權益保護責任和義務,不得故意拖延或者無正當理由拒絕消費者提出的合法合理要求。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認為,《辦法》的規定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在直播帶貨領域的延伸,特別是要求平臺提供必要的維權證據,為消費者維權提供了支援。

  縱觀以往案例,直播帶貨出現問題,消費者權益受損,主播遭受質疑,但直播平臺卻往往“僥倖脫逃”。此次《辦法》著重壓實了直播平臺的責任,要求直播平臺應當建立健全賬號及直播行銷功能註冊登出、資訊安全管理、行銷行為規範、未成年人保護、消費者權益保護、個人資訊保護、網路和數據安全管理等機制。

  針對粉絲數量多、交易金額大的直播間,《辦法》進一步強化了監管力度,要求平臺採取專人實時巡查、延長直播內容保存時間等防範措施。同時,要求平臺對違法違規行為採取阻斷直播、關閉賬號、列入“黑名單”、聯合懲戒等處置措施。

  中國政法大學智慧財産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趙佔領指出,直播具有即時性,當前更多是通過事後舉報、投訴來解決,《辦法》規定的實時巡查等舉措有助於強化事前預防。

  值得注意的是,為了避免出現九龍治水的問題,《辦法》提出,七部門建立健全線索移交、資訊共用、會商研判、教育培訓等工作機制,依據各自職責做好網路直播行銷相關監督管理工作,對嚴重違反法律法規的直播行銷市場主體名單實施資訊共用,依法開展聯合懲戒。

  在迎來最強監管的同時,趙佔領也希望帶貨主播們能提高法律意識,規範自身行為。主播為自己經營的産品宣傳,其角色是産品銷售者,若宣傳內容虛假,則涉嫌構成欺詐罪;如果為商家做宣傳,其角色是廣告經營者及廣告發佈者,需要對作為廣告主的商家廣告內容的真實性、合法性盡到審查義務,否則將涉嫌違反廣告法,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免責聲明:中國網財經轉載此文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站註明“來源:中國網財經”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86-10-88828000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號

  關於我們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