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新闻 >

日本首富易人背后

发布日期:2022-05-22 04:13   来源:未知   阅读:

  谁打败了孙正义和柳井正其实并不重要,谁会成为疫情之后更快实现业绩增长的企业、什么样的企业将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也许才是更需要关注的。

  日本首富已经10年没有新面孔出现了。从2011年起,这个位置一直是“二人转”:软银集团CEO孙正义和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

  9月中旬,彭博富豪指数显示,传感器制造商基恩士(Keyence)公司总裁滝崎武光个人身家飙升至382亿美元,成为日本新首富,列亚洲第9位。滝崎武光在“老三”位置数年后,第一次成为首富。

  日本首富多年后易人,反映了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公司与行业的某种变化,也折射出日本制造业在崛起多年后仍保持着强劲的发展实力,从中也可一窥疫情后日本对产业链的重新布局与建构。

  美国《福布斯》杂志今年4月发布的2021年版《日本富豪榜》仍然显示,日本富豪榜排名第1的是孙正义,曾连续两年占据该排行榜首位的柳井正退至第2位,身家为420亿美元,滝崎武光身家258亿美元,居第3。

  首富的个人财富变动,与其所拥有的公司及所在行业息息相关。据全球上市公司市值排行网站companiesmarketcap的数据,2020年3月至2021年9月上旬,基恩士的市值从780亿美元升至1620亿美元,翻了一番多。虽然2021年10月初该公司的市值较9月上旬有所缩水,但其仍列全球第95位、日本第2位,仅次于丰田汽车公司。后者市值为2370亿美元,列全球第41位。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从市值的稳定性看,最好的是丰田,几乎是一路上扬,2021年6月曾一度超过2500亿美元,最近4个月波动也不大。其次就是基恩士。略差的是柳井正的优衣库,2021年2月市值达到顶峰后一路下跌,到10月初已跌去30%。最复杂的是软银,几乎是过山车式的走势,2月初一度超过1700亿美元,10月初却只剩下约900亿美元,几乎跌去一半。

  滝崎武光1945年出生在日本中西部的兵库县,1974年创立基恩士,公司总部位于日本关西地区的经济金融中心——大阪。大阪都市圈是日本三大都市圈之一,经济规模仅次于东京都市圈。大阪地区的主导性产业是制造业、批发零售和房地产,而基恩士是一家致力于研发和制造传感器、测量仪器以及其他工业自动化设备的制造商。尤其在机器视觉领域,它与美国康耐视两家公司几乎垄断了全球一半以上的市场。

  2020年,基恩士的营业利润率达51.4%,而且连续20年超过40%。它的模式是不建设工厂,不要代理商,把制造业传统模式下可以剔除的环节尽可能全部减去。

  基恩士以“创造附加价值”为使命 ,无论是其出品的压力传感器、条形码读取器,还是显微测量系统,全部外包,这样公司就大大减轻了必须拥有大量固定资产的压力。其产品又全部采取直销经营模式,公司直接管理销售、库存和分销,能以极快的速度处理订单和运送产品,大多数订单能实现当日出货。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各国更加重视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安全。可以说,全球制造业正处于新一轮重构的大潮中。而日本高端制造业的实力,正在这轮重构中初步显现。

  日本是亚洲第一个实现工业化的国家,因而也与英、美等第一波工业化国家的发展历程一样,工业占国民经济产出的比重先上升后下降,并在20世纪80年代出现“去工业化”和经济结构快速迈向服务业的现象。基恩士公司创立时,正好就是日本经济的产业结构发生转折性变化的年代。目前,日本的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29.%,美国约为18%,中国为38%。

  从亚洲范围看,日本在产业发展上具有领先地位,是东亚其他经济体极为重要的参考和学习对象。理论上,日本学者也曾总结过“雁行模式”,并且通过日本政府之手,将这种模式上升为国家的对外战略。1993年,在当时的日本政府的支持下,世界银行发布了一份名为《东亚奇迹》的报告,正式将日本的产业更替模式推向全球。日本向外转移的主要是中低端产业,留在国内的制造业则不断升级,提高了经济竞争力,其高科技制造业占比一直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中国国家统计局关于2010年中国、美国与日本制造业增加值中的各主要行业构成的数据显示,食品、饮料和烟草行业在这三国制造业的占比分别为11.8%、13.6%和11.0%,纺织和服装行业的占比分别为10.0%、2.2%和2.2%,机器和运输设备行业的占比分别为24.5%、24.7%和37.2%,化工行业的占比分别为10.8%、15.2%和10.7%。因此,中国的相对优势在纺织业,美国在化工行业领先,日本则在机器和运输设备领域领先。目前,这一结构未曾发生根本性变化,甚至有强化的态势。例如,日本的机器和运输设备行业占制造业的比例已达45.2%。从制造业各行业构成中的中高级技术的占比看,目前,日本大约为57%,美国为47%,中国为41%。

  需要注意的是,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在最近几年的《竞争性工业绩效报告》中提供了一个准确评估各国工业发展能力的指标——竞争性工业绩效(CIP)。这是一个综合性指标,由3个二级指标构成,分别是生产和出口制成品的能力、产品的技术水平以及制造品在全球市场中的地位。按照CIP排名,前5位分别是德国、中国、美国、日本和韩国。

  与美日等国相比,中国之所以排名靠前,其优势突出地表现在生产和出口制成品的能力上。但是,在出口的制成品技术水平上,中国仍落后于德、日、韩等国。以制成品出口中的中高技术产品占比为例,中国达到了60.3%,而日本这一数字高达80.6%。

  世界银行数据显示,以信息和通信技术(ICT))产品出口占比衡量,中国早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中国之后是韩国。相反,传统的制造业大国,如日、美、德等却不太重视这个领域。以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的工业生产指数衡量,在计算机、电子和光学产品行业,2021年7月,中国的指数是194,美国为135,日本为106。

  因此,尽管日本十分重视数字经济,并且将数据作为下一轮大国竞争的核心要件,但就数字产品的生产和出口而言,其优势并不明显。经过长期的分工演化,日本的优势已经聚集在设计等环节,基恩士的生产模式就很明显地体现了这一趋势。日本如果要重新回到生产领域,需要考虑和调整的条件不少,耗时不会太短。

  但在新冠肺炎疫情和中美博弈形势下,日本政府已经在积极准备产业回流和产业升级。例如,日本政府今年5月发布新版《制造业白皮书》,建议通过分散采购源头,应对全球范围零部件的采购及供应网的潜在危机,并要求日本各界重视半导体行业,加强国内尖端半导体的开发和生产,降低日本对外国制造商的依赖。6月,日本经济产业省连续发布《后疫情时期经济产业政策的未来》和《经济产业政策的新轴心》两份报告,建议提高关键部件的国内生产比例,促进工业向数字化和碳中和方向发展。

  在这一背景下,滝崎武光成功“上位”。但其实,谁打败了孙正义和柳井正并不重要,谁会成为疫情之后更快实现业绩增长的企业、什么样的企业将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也许才是更需要关注的。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